寒塘渡鹤影

废物本废。没什么文化却想写些东西。

【学院江山】吐花症

私设如山,除了名字其他都是胡说八道。

昨天晚上录淘汰紧张的睡不着,可能会有彬哥视角。


01

佛陀在菩提树下顿悟,立誓普度众生。

那谁度佛陀?


02

虽然朱正廷不想承认,但他确实是一个很佛系的人。

从来都是他温柔体贴地去呵护周围的人,仿佛自己从来不需要别人操心那样。

小时候练舞,大家都被老师按着脊背下腰,扶着把杆拉筋。明明自己疼的眼泪只掉,却还会悄悄的安慰隔壁嚎啕大哭的女孩。被老师责骂之后,心里委屈也没想着要放弃,只是默默地花了更多的时间去练习。最后,把自己练成整个教室的女孩都想搭档的舞伴。

后来去了乐华当练习生,去了韩国参加比赛。虽然被收了手机,但是南韩网民的评论还是被朱正廷知道了。同去的Justin还小,心里藏不住事,夜里翻来覆去难以入眠的时候,朱正廷都会凑过去陪着他一起。

有些话言说不能,陪伴便好。


03

冬日的廊坊真的不是一个宜居的地方,室外北风呼啸吹得脸像刀割一般,室内虽然有暖气,但是还是极其干燥。真难怪李荣浩老师会天天跟大家安利加湿器。

赛制看似紧张,但对于参赛的他们来说,一整天的练习下来,其实也并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处理其他的情绪。

但是有句话不是这么说的吗?难以掩饰的,除了咳嗽就是爱。

朱正廷没想过自己会失控,离家这么久又有什么样的真绝色没见过,郑锐彬也不过如此。当然,这是在第一朵海棠被吐出来之前的想法。

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,大概不会是15年考学时,也不该是16年上海外滩偶遇时。感情出现的如此悄然,逐渐累加,最后沉重酸涩的要把人压垮了。


04

艺考,真的不是一条所谓的捷径,在这条路上付出的努力和汗水,或许要比正常高考的孩子还要多得多。

没有别的方法,想要考学,谁都要在寒风中静默地排队。

那两个天南海北的人在几个学校同时遇见的几率有多大呢?朱正廷不太知道,但在中戏门口,那个高挑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他的视线中的时,他模糊的记忆还是被唤醒了。

在上戏那会儿,他排着自己前面,要考才艺展示,所以背着一把吉他。门缝里传出的歌声断断续续,但不影响朱正廷对此感到惊艳。朱正廷搂紧了身上的外套,艺考路上本来卧虎藏龙,有如此优秀嗓音的不再少数。在朱正廷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,这个嗓音的主人已经推门而出了,他一手挽这一件黑色的羽绒,另一个肩上背着吉他,脸上看不出过多的情绪。在经过朱正廷的,他突然扬起来脸看了过来。两人眼神猝不及防的撞在了一起,朱正廷被吓了一跳,连忙慌乱的移开了视线,暴露在空气中的耳朵有些发烫,朱正廷还默默的在心里唾弃了下自己。

明明是自己拿证的竞争对手,怎么还长得这么撩人。哎呦喂,这可怎么好。


05

惊鸿一瞥能让人记忆多久,一个微不足道的插曲很快就会被人置之脑后,除非有人再次把这一切唤起。

其实上海本地人并不太喜欢去外滩那样的地方,朱正廷在上海生活了几年,也算得上半个上海人了。但是今年不一样。去了乐华公司当练习生的自己,并没有太多的时间陪伴家里人。所以当他们提议要去外滩走一走的时候,朱正廷毫不犹豫的就同意了。

日进中秋,月亮也越发的圆了起来。月光如水,黄浦江上一片银白。

天时,地利,人和,快门随意按下便好。

但是在回看的时候,朱正廷还是被出现在镜头里的身着黑白条纹T恤的男生迷了双眼,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涌上心头。似乎在哪儿见过?

抬头,照片上的人却正向自己走来,给人一种从相机里走出来的错觉。一瞬间的晃神,那人已经走到了自己跟前。这人五官端正,眉眼之间隐约透出一股正气。

“需要我帮你们一家拍照吗?”这人突然开口道。

“哈?”朱正廷有些没反应过来。

“如果我帮你们一家拍了,你能顺便帮我和我同学来一个吗?”那人挠了挠后脑勺,一缕发丝随指尖翘了起来。

朱正廷的母亲上前拍了拍朱正廷的肩膀,对那人笑了一下,道了声谢。朱正廷也回过神来,连忙把自己的手机递过去,拉着自家爸妈往江边的栏杆上靠去。一家三口,笑眼妍妍,却见得对面拿着手机的那人嘴角勾起。

也不知,究竟谁晃了谁的眼。

拿过他的手机,朱正廷透过镜头可以看到那人精致的脸庞,几乎不用特别找角度都是完美的。一旁的同学被忽略了个彻底,仿佛月色之下只有两人在相视而笑。

朱正廷的脸莫名的有些红,心里想着还好是晚上,要不然这实在是有些丢人。

今晚月色真好啊。


06

那个少年……朱正廷有时会忽然想起他。

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陌生人。

他摇摇头,试着拉回自己的思绪,脑海中却总浮现出那个少年绝美的笑容。自己,竟会如此牵挂一个陌生人……

朱正廷有生以来第一次有这样的感慨。

那张误拍的照片被朱正廷放进来私密的文件夹,美名其曰,保留陌生人的照片有些奇怪,但却时不时的翻出来看一眼。

仿佛畅想下别人的生活,就能获得继续走下去的力量。


07

其实一开始参加这个节目,朱正廷心里是有些排斥的,大概也不是参加过韩版没有取得好成绩的缘故。但是这次不只是自己和Justin,还有其他的几位弟弟。

朱正廷按下决心,无论如何也要拼尽全力,自己要争取机会,同时也要保护好自己的弟弟们,做好一个队长的责任。从进门到坐下,朱正廷有些自豪的听着别人的议论声,心里多了期待。可是等级表演的时候,范丞丞的失误让着他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,仿佛一下子也失掉自信。

但是轮到自己的时候,抬头却见到了一个熟悉有陌生的脸,那个莫名成为自己动力的脸,正带着坚定又信任的目光看向自己,七仙女初见董永,青涩,隽永,缠绵。他的欢呼成了自己动力的一部分,媚眼如丝,看向的是坐在正中的张PD还是他旁边的你。

等级评定结束,朱正廷似乎还沉溺在相见的欢愉中,但看着Justin手足无措地围着范丞丞满脸慌张的问自己要纸巾的时候,朱正廷终于反应过来,这次比赛,估计还是不会太顺利了。

当大家勉强收拾好心情回到看台上不久,朱正廷终于等到了那个期待已久的人出场。

原来,他叫郑锐彬。跟自己拍的照片相比,郑锐彬成熟了很多。原来他考去了中戏,难怪不曾在上戏的校园里见到他。上过流行音乐课的都知道,《头发乱了》的难度是十等,但他却完成的很好,连张PD都夸他很有blance。就连欧阳靖老师让他唱rap,他也毫不畏惧,居然唱了一段《Alexander Hamilton》。

多不巧,朱正廷都很喜欢。


08

明明两人还没有什么交集,但朱正廷却感觉相似的不得了。

他自认不是一个有反骨的人,就连纹身也要藏在胯骨,不愿被人轻易发现。至于这个被藏起来的纹身变成粉丝口中魅惑的象征,朱正廷此时还不太知情。他想郑锐彬也该跟他一样,从小到大在红旗下长大,整个人正派的不得了,是家长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。但是要维持这个别人家的孩子的称号却极其不易,需要付出的努力不知是多少几何倍的增长。你的缺点被人放大,而取得的成就却被认为理所因当。

廊坊不太能见到星星,但是好歹可以看到月亮。

披月而行,朱正廷走到练习室门前,却发现里面已经有人了。朱正廷推开练习室的大门,音乐正放到副歌。眼前的人表情严肃,紧盯镜子里的自己,丝毫没有被自己的到来打扰到。汗水浸湿了他的衣衫,帽子把刘海禁锢在了脑后,但下巴上的汗水已经泄露了练习时长的秘密。

一曲终了,郑锐彬似乎才从音乐中挣脱出来。明明是极其欢快的音乐,却莫名染上了一丝没落的情绪。朱正廷走到他身边,两个人缘极好的人却维持着一种尴尬的氛围。

各怀心事,都不愿主动开口。

最后还郑锐彬摸了把额头上的汗,开口询问朱正廷的来意。

“你来的正好,我这几个动作还有些不清楚。你方便的话可以教教我吗?”确认来以后,郑锐彬开口问道。

朱正廷心下有些不解,明明刚刚看你跳的挺好的呀,但终究还是没有开口拒绝。音乐驱散了空气里尴尬的情绪,为梦想拼搏的热情隐去了很多难以表白的小心思。

没人纠结是天意还是人为,是不想还是不敢。


09

相处久了,朱正廷还是发现了郑锐彬许多不为人知的另一面。

练歌的姿势千奇百怪不说,舞蹈动作出错还会懊恼的拍拍自己的头,小声的骂自己。朱正廷看着他觉得有些好笑又心疼,反正已经带着五个弟弟了,在多带一个似乎也没什么关系。于是,在日常中除了管着范丞丞不让他带Justin去小卖部买辣条,以及定时去隔壁宿舍看看另外几个孩子的状况之外,朱正廷还顺带关心起了郑锐彬。

但是情况似乎没那么简单,在几次舞蹈教学时,郑锐彬的手搂上了朱正廷的腰,臂膀缓慢收紧,四目相接,突然间空气多了些不知名的热烈,鼻息间似乎可以嗅到彼此的汗水混杂着体味,不浓重不难闻,但是朱正廷莫名有些头晕。突然间腰上的力道被放松了下来,朱正廷抬眼,便是郑锐彬有些关切的眼神。

朱正廷突然有些心虚,仿佛是自己不怀好意。

那些心里暗藏的情感突然要蔓延出来,止都只不住。朱正廷撑着膝盖休息了一会儿,但心脏的悸动还是没有停下来的预兆,他只好借口不舒服,有些仓皇的离开了。


10

深夜,不知道为什么宿舍里这么晚了还是没有人,但是朱正廷却也没有力气像以前一样挨个宿舍去寻找了,喉咙里像是卡了什么异物,想咳却又咳不出来。

突然,响起了敲门声,大概不会是那几个崽子,他们要进来可不会敲门。朱正廷清了清嗓,还是勉强说了句“请进”。

郑锐彬穿着件深蓝色的卫衣走来进来,手里拿着杯褐色的液体。“最近真的挺辛苦的,你要多注意休息,这是我从广东带过来的夏桑菊,防感冒的,趁热喝了吧”,说着把杯子递到了自己跟前。

朱正廷伸出手,指尖触及是略带滚烫的玻璃杯,炽热却不烫,像郑锐彬眼神中那些他还没看懂的情绪。仿佛是用尽全身剩余的力气,才锵锵将注意力转移到手中的杯子里。

潦草的应下对方关切的话音,朱正廷靠着墙壁上,突然有些看不懂自己。

沉思了一会儿,一口气喝下有些微凉的液体,却又突然间剧烈的咳嗽起来。

一朵海棠花,鲜红的像是心脏的颜色。


11

心病也是病,病来如山倒,病去如抽丝,何时能灭?

朱正廷在上戏的时候,也曾去看过《牡丹亭》,却始终不明,“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,生者可以死,死可以生”的含义。

才子佳人,戏文话本,不过是文人墨客闲暇时的杜撰,怎能做得数。


12

终于时间熬到了春节,即使大家没有办法回家过年,但节目组还是好心的将大家的手机还给了大家。

朱正廷悄悄的背着众人查询了自己的症状,有些无力的靠在墙上。原来这么玄幻的东西也会出现在自己身上,难以置信。

他不太相信,自己心中的感情已经积累到了这副田地,什么郁结成疾,什么心意相通,像一个天大的笑话。

说到底,朱正廷还是不愿麻烦他人,特别是心里怀着自认有些龌龊的心思的时候。

自以为不动声色的疏远,是郑锐彬与范丞丞与众人打闹时的撤离,是登上A班时故意忽视他伸过来的手,是在他练习的时候拉着乐华众人离去将作息错开。仿佛一切都只是凑巧,就连精明的温州人都忙着安慰难过的山东人,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对。

除了,每次想起对方时那抑制不住的咳嗽感,和仿佛沁了血般的海棠。

虽然朱正廷掩饰的很好,但郑锐彬是何许人?在几次不经意间的错身而过之后,便明白了朱正廷的用意。

那天郑锐彬来宿舍找朱正廷的时候,手里还拿着半打维他豆奶,朱正廷窝在被窝里,没有回头看他。他怕回头会看到郑锐彬轻皱眉头时眼里受伤和不解的神情,左手放在脑后微长略卷的头发有些乱糟糟的,像一只被抛弃的大猫。“咳咳咳”,朱正廷捂着自己的嘴,拼命捂住那些从嘴中掉落的花。

最后还是范丞丞拍了拍郑锐彬的肩膀,将人送了出去。

Justin凑到朱正廷跟前,一脸严肃的拦住了他要将花瓣藏进被窝里的手,“正正哥你到底怎么了?我看你最近的状态真的很不好,现在这个又是什么情况?你是生病了吗?有什么事情我们不能一起解决,非要你一个人承担吗?”,话音未落就要去碰朱正廷手里的花瓣。

朱正廷赶紧用没挨过花瓣的手背推开了Justin,“你小心点,碰到了据说会传染的。”

听到这,范丞丞连忙拉开了Justin的手,也有样学样跪坐在床前,只是一脸担忧的看着朱正廷,没有开口。

Justin还想在说些什么,却被范丞丞拦了下来,他对Justin摇了摇头。看着没有要开口的意思的朱正廷,两人都无计可施,只好借口给他倒水,退了出去。

网络讯息如此发达的今天,没有什么消息是你想得到却不能的。

范丞丞被精明的温州人拉着,看完了几乎是所有描写吐花症的帖子,得出来一个让人倒吸一口冷气的结论。

如果得不到暗恋的人的亲吻,将在短时间内失去生命。

它的症状和它的解药一样,此恨无关风与月。

关切不能的郑锐彬在斜角的墙壁里听到了断断续续的声音。

朱正廷暗恋的人啊,他在心里嫉妒他,怨恨他,嫉妒他悄无声息的夺走了仙子的凡心,没给自己留下一丝一毫的机会,怨恨他还不懂朱正廷的心意,平白让他受了这么些个苦。


13

那天之后,乐华几人凑的比以往更加紧密了。他们不光是为了帮朱正廷掩饰越来越频繁的咳嗽,也是为了从中察觉朱正廷的心意。

餐桌前,练习室,走廊,寝室,不停向远处飘忽的视线,无论范丞丞怎么磨,朱正廷都不肯透露半分。

还是Justin发现了端倪,他拉着范丞丞挨个分析,唯有郑锐彬一人与朱正廷之间的关系模糊不清。

朱正廷性格温良与人为善,却一直拼命拒绝郑锐彬的示好,仿佛再用生命装不熟。

而郑锐彬平日开朗大方,但唯独对朱正廷小心翼翼,仿佛一不小心就会惊醒沉睡的蝴蝶那般。

两人举步维艰的关系,在这么多人的集体里显得格外与众不同。

14

除夕当晚彩排结束,在导师们提一下大家决定凑在一起吃顿饺子。

郑锐彬已经几天没跟朱正廷说上话了,只是看着他脸色越来越不好,苍白的连腮红也掩盖不了,所以只好踊跃的参与活动,只是卑微的祈求朱正廷能吃上自己包的饺子。

朱正廷看着一个身着白衣的高挑身影走上台去,突然抑制不住猛烈的咳嗽起来。他环顾了四周,发现大部分人都还沉浸在新年的喜悦里,唯有身边的几个小孩流露出关切的眼神。

朱正廷摆了摆手,拍了拍Justin的头,决定出去吹吹风冷静一下。


15

走廊尽头的拐角,朱正廷一个人曲着腿抱在胸前倚在墙根处,从窗户缝隙中吹出来的冷风将头顶的发丝微微吹动。

郑锐彬端着一盘饺子来的时候,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略带凄美的场景。

郑锐彬将装着饺子的餐盒盖上,放在了一边,单膝蹲在了朱正廷跟前。“新年快乐,我刚包的饺子,吃个吗?”

朱正廷没有抬头,他觉得自己喉咙里的花在这一瞬间汹涌的快要让人窒息,但他不能暴露自己的心事。

两情相悦的吻,珍贵,美好,却又遥不可及。

“吃一个吧,今天是新年”郑锐彬的声音从头顶处传来,轻柔的仿佛随风而散,似乎是当年在艺考门前偷听到的歌声一样,断断续续,是有若无。

“你放那儿吧,我待会吃”朱正廷还是没有抬头,几朵海棠在张嘴的瞬间飘落,没来得及搂住就被风吹散开来。

朱正廷慌乱地想要捡起地上的花瓣,大家都说会传染,怎么还能去影响其他的人呢。突然双手交叠,抬眼,四目相接。

“你你你,别碰!”朱正廷有些惊慌的看着郑锐彬把地上的海棠拾起,想要支起身子将花朵抢回,却一个踉跄跌入对方的怀抱。

郑锐彬紧紧地抱着他,任由朱正廷怎么挣脱也不放开。他小心的将在手心里散开的花瓣装入口袋,双手将朱正廷抱在怀里。

“你别慌,我已经不会传染了”郑锐彬在朱正廷的耳畔轻轻党的说道,怀里的人突然间安静了下来。

突然,郑锐彬放开了朱正廷,捂着胸口往旁别一咳。是一朵纯白的雏菊。

朱正廷俯身拾起,还没来得及有什么动作,就被郑锐彬扶住了肩膀,对上了一双饱含深情的眼。

“我猜这是不治之症,但就想梦想一样,我不愿没有努力过就这么放弃。”

“你愿意给我次机会吗?”

“我喜欢你,朱正廷。积郁成疾,相思成灾。我喜欢你。”


16

双唇就在一瞬间,紧密的贴合在一起。

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,温润炽热的唇紧紧地相互压迫,辗转厮磨寻找出口。倏地,郑锐彬的右手掌猛地托住朱正廷的后脑,左手拦腰拥住,人贴近的更加紧密。朱正廷这还真是头一回,被个人控住身体,嘴里是纯男性的味道,唇舌柔韧而极具占有欲。


“好巧,我也是。”


评论(16)

热度(1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