寒塘渡鹤影

废物本废。没什么文化却想写些东西。

【学院江山】吐花症(彬哥视角)

跟亲故打赌上一篇红心破25开彬哥视角,我们还新赌彬哥前15开一万字车

除了名字,剩下的都是我胡言乱语。

01

都道相思苦,原来只此般。

何时心可死?须以吾身先!

古人,诚不欺我。

02

那年营销号疯狂的宣传着广东人民的随性,但在郑锐彬这个江门男神心里,却有着一头高傲的狮子的倔强。

勇往直前,拼尽全力,绝不服输。

一个从小到大都乖巧优秀的人是什么样子,你要是没见过,看看郑锐彬就知道了。

学前班尚未完成,便开始自学小学一年级的汉语拼音。红领巾早早就就挂在了胸前。学校里的组织的国庆合唱,他能成为领唱,元旦晚会被老师钦点成主持人,班级表演的中流砥柱。顺风顺水,是绝对的主角,无可争议的c位。

哪怕是后来选择了艺考这条路,也同样光彩夺目。不仅身披中戏第一的光环,也是班上音乐剧表演的男主角。就是这样已经看似完美的人,还会自费去南韩著名的舞蹈室学习。人谁见了也要感慨其所用之功,别人难以企及。

可是谁也不知道郑锐彬心里其实一直藏着一个秘密,一个伴随着他快半生的秘密。

无人不冤,有情皆孽。

03

优秀的人总是不缺乏吸引人的特质,哪怕只有匆匆一眼,也足以惊鸿半生。

郑锐彬是在初中一次省里的比赛第一次见到朱正廷的。

单方面的。

那时他作为队长带着学校的合唱队,为了成为老师口中的榜样。郑锐彬没有跟其他的同学一起打闹,而是乖乖的坐在位置上,看着周围嬉闹的人群,颇有遗世独立之感。正在郑锐彬心生无趣之时,却发现了一个跟自己一样的身影。在人群中,孤独静默的端坐着,身着一袭白色长衫,似乎是要准备跳古典舞的样子。

郑锐彬几乎是瞬间被夺去了视线,就这么呆呆的看着。

周围人潮涌动,那人的身影也若隐若现,终于在郑锐彬回头答复同学寻人的问题后消失不见。

合唱类被安排在全场比赛的中段,为了寻找那人的身影,郑锐彬一直很认真记下每次报幕时的名字。一次次期待,却又一次次失望。终于在要起身离开座位去后台准备时,听到了“朱正廷”的名字。

一身白衣,双眼在灯光的映照下,如星复作月。颇具风姿,未见媚态,妩然不屈。绝代风华无处觅,唯纤风投影,落如尘。

容颜如玉,身姿如松。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。

“郑锐彬,快走。到我们了”领队老师的声音从头顶传来。

郑锐彬扭着脖子,直到再也看不见,才讪讪地挠了挠头,静下心来准备自己的比赛。

你是翩若嫡仙子,我是被惊影飞鸿。

04

为什么要去艺考?总有人带着不理解的心态去问郑锐彬这样的问题,仿佛该是那些在泥潭里挣扎的差生才该走的路,你为什么要去?

没什么别的缘由,喜欢没有理由,而坚持的理由就是喜欢。

当郑锐彬从上戏的考场出来,考官面无表情的冷漠态度让他心里有些发慌。他不知道是自己发挥的不够好,还是什么别的原因。就在他背着吉他,有些疲倦的想要离开考场时,一个在梦中描绘过百次的身影突然出现在眼前。眼神交汇,又猝然分开。郑锐彬有些懊恼的在心里唾弃了下自己,却又不由自主的将眼前一闪而过的脸与记忆中那张对比了起来。

看着对方微低的头,郑锐彬心里暗想,糟糕莫不是被当成竞争对手了吧。

再回头,朱正廷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
中戏的考试,无论什么都要现在门口排队,等快到时间再统一进去。当音乐剧专业还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时,舞蹈表演的考生已经出来了。郑锐彬在队伍里百无聊赖的打量着身边的人,突然在出来的考生中看到了朱正廷的身影。他似乎考的不错,脸被暖气熏的通红,但却还挂着笑意。

突然之间,郑锐彬有了无限的动力,仿佛那笑意是对自己的鼓励那般。

05

喜欢上一个优秀的人,带给你最好的礼物是什么?

大概是让自己也有动力变得优秀吧。

没有人要求一个音乐剧男主角该有怎样不同凡响的舞姿,但郑锐彬还是决定去自费韩国学习下舞蹈,哪怕是与自己专业课的舞蹈有些出入。

练舞很苦,需要常年累月的练功,但是每当音乐响起的时候,郑锐彬总觉得自己又里那人近了一步。

少年时缘起感情,历久弥新,终成妄念。

06

那年中秋,跟国庆连起来有十天假,几个同学相约要出去玩。问到郑锐彬的意见时,他鬼使神差的想起了,艺考时在上戏与朱正廷相见的那个场景,随口提议了句上海。没想到却得到了附和。

一任月光,如流水,绵绵潺潺,与黄浦江奔腾而下。

突然之间,郑锐彬恍若心领神会的察觉了什么,回头一看,朱正廷正端着手机随处拍着什么。

脚步不受自己控制,再反应过来已经走到了人家跟前。看着朱正廷有些疑惑又慌乱的双眼,郑锐彬在心里暗骂自己突兀。眼神突然扫到了跟朱正廷一起来的父母,突来了一句“需要我帮你们一家拍照吗?”。

看着对方愈加迷惑的眼神,郑锐彬慌乱的挠了挠头,“如果我帮你们一家拍了,你能顺便帮我和我同学来一个吗?”。

幸好还是朱正廷的母亲出来解了围,不然这场尴尬的对话可能会让郑锐彬尴尬的羞愧至死。

看着对面深藏心底的人突然拿着自己的手机站在对面,郑锐彬看着镜头突然有些恍惚。身边有谁,身处何地似乎都不再重要,两人相熟的仿佛自己好友那般。

绝景良时难再并,他年此日应惆怅。

07

决定要参加这个节目,并不是公司的安排,当然本身公司也没什么安排,这是郑锐彬自己决定的。他一直努力说服自己,不过是给自己多一个机会罢了,绝对与朱正廷参加过韩版无关。

那个学校的女生都没有躲过202的侵袭,当郑锐彬从班上平日清高的女生嘴里听到朱正廷的名字的时候,仿佛全身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耳朵。但却只得到了这一句的讯息。郑锐彬只好悄悄的自己去看,他觉得朱正廷的表现比他想象的更好,比所有人都好。他隐藏的很好,没有人发现他的异状,只是舍友吐槽他说,那段时间老是去练现代舞,都不跟他们一起开黑了。

如果日后没有人发现他点赞,那就更好了。

郑锐彬不知道朱正廷还会不会参加这个节目,所以当乐华七个人依次出现的时候,他感觉自己的心脏紧张的快要跳出胸腔,跟当时初见的那样。

眼里看不到其他的人了,一瞬间空气静谧,只余你我。

却驾彩鸾,芙蓉斜盼。

当朱正廷开始个人表演的时候,郑锐彬强迫自己挪开双眼,悄悄的环顾了四周,发现大家都跟自己一样沉溺其中。一瞬间,心里五味杂陈,自豪庆幸又嫉妒。自豪于自己喜欢上了这么优秀的人,庆幸于可以一同欢呼,没有人会发现自己的心思,而嫉妒则是那一丝丝求而不得的占有欲在作祟。

烂熟于心到快要厌倦的舞蹈,表演起来突然多了几分激情,有了点用力过猛的感觉。郑锐彬在心里默默的吐槽自己像一只开了屏的孔雀,为了展示自己居然把写好的rap词置之脑后,唱了段音乐剧。不知是现场给的节奏太快,还是某人与旁人打闹的笑容太过刺眼。

B是个郑锐彬不太想接受的等级,他不想永远只差一点点,却又失之交臂。

08

A到B的距离,不会多年苦恋来的更为遥远吧?

郑锐彬从小就是被人追捧的对象,当然朱正廷是个例外。对于他来说,这么直白的“pick me”不是一个惯常的体验。但是他还是分外努力的练习,倒不是为了主题曲的C位,而是为了与朱正廷近一点,再近一点。

所以当朱正廷推门而入的时候,郑锐彬心里是有一点慌乱的,虽然他清楚朱正廷不是特意为他而来,但对全民制作人的告白仿佛成了他的心声。

选我啊,看我啊,求求你,拜托了。

心里翻江倒海,但郑锐彬的脸上还是面无表情,生怕透露出一丝端倪让人察觉。等到音乐终了,郑锐彬维持了好长一段时间的end pose。看到来人面露尴尬,郑锐彬心里感到一丝丝沮丧。但终于舍不得晾着对方,看似随意的摸了把额头,下定决心开口道,“能教教我吗?”。

话音刚落,郑锐彬又想敲敲自己脑袋了,刚刚自己跳的还行,万一拒绝了不是更尴尬。一边感慨自己怎么老是对着朱正廷说胡话,一边飞快地想着要是被拒绝了该如何收场。

幸好没有。

朱正廷推了推自己头上的发带,露出了光洁的额头,弯腰打开了音乐,一小节腰肢若隐若现。

音乐响起,又点燃了少年人的追梦之心。

09

当晚,郑锐彬失眠了。

即使身体疲倦到临近崩溃节点,但那若隐若现的一节腰肢将郑锐彬的脑子搅和成一团浆糊。他感到精神有点恍惚,决定去洗把脸冷静一下。

望着水龙头里不断流失的水,郑锐彬心里突然涌起一丝无力感。不知道对于感情还是梦想。

妄图与自己爱的人做朋友,是一件极其痛苦的事情。明明那样渴望,却求不得,明明近在咫尺,却遥不可及。似乎一切都是徒劳的。所有希望被人渐渐磨灭,叫人绝望崩溃。

突然间喉咙里泛起剧烈的不适感,在咳出来的东西被水流冲走之前,郑锐彬还是看清了那是什么。

一朵花瓣纯白的,近乎透明的。雏菊。

10

这个病症郑锐彬不是闻所未闻,以前中学的时候总有不少女生围在一起神秘兮兮的讨论什么,他顺耳听两句,除了觉得荒谬,没有别的想法。他很想安慰自己只是眼花,但又无法说服自己。

至情至性,药石无医。

郑锐彬有些庆幸朱正廷的性子是温和又不防备人的,不然以自己这般不知所谓的粘人姿态,只怕是要惹人怀疑了。仗着自己确实比朱正廷小一些,明目张胆的跟同为乐华的弟弟们“争宠”。朱正廷倒是没什么,不过是多顺带照顾一个人罢了,唯一让郑锐彬有些担忧的是来自Justin似有若无打探的眼神。

不过郑锐彬也没非要瞒着,坦坦荡荡的样子反而让Justin对自己的直觉感到些许怀疑。

革命战友情谊总是那么深刻,能让人快速的熟悉下来。郑锐彬在朱正廷身边愈发放得开了起来,会跟他撒娇,会躲着摄像机小声的抱怨。朱正廷也不似一开始那般拘谨,哪怕是挠肚子也不会避着郑锐彬。

这种相熟的认知,让郑锐彬不由得放松了对自己情感的克制。朱正廷在他面前张开双手开始拉伸,他都想冲上去把人揽入怀中。朱正廷觉得一个动作感觉不对,撑着腰嘟着嘴的时候,他也想按住对方的后脑勺,重重的吻下去。

幸好郑锐彬都克制住了自己,没有换来不可挽回的后果。只不过躲在厕所处理吐出的花瓣的时间变得长了些罢了。

一次朱正廷让郑锐彬抱着自己的腰,去感受腰部肌肉的发力规律。郑锐彬扶上了朱正廷精瘦的腰肢,突然将臂膀缓缓收紧。感受到腰部的力道,朱正廷没有抬头看镜子而是回过头去看向郑锐彬。

郑锐彬心里一阵悸动,但很快回过神来,喉咙间几乎可以嗅到雏菊的味道,瞬间就撤下了手中得到力道。

看着朱正廷突然面露难色,郑锐彬心里一阵发虚,只好保持静默,目送他离开。

11

郑锐彬心里总觉得自己不该再去打扰他,但心里还是放心不下。要练习的歌在练习室回荡,却也无心练习,只好也回了寝室。大家都还没有回来,郑锐彬一个人在房间里来回踱步,毫无头绪。幸好无意间想起了来廊坊之前,妈妈给自己塞的几包夏桑菊颗粒。

总算找到了一个不算突兀的借口。

郑锐彬手里握着滚烫的玻璃杯在朱正廷房间门口站了很久,就连手被烫的通红也不能分散他焦虑的心情。

最后还是怕冲剂冷了,才鼓起勇气敲了敲门。

许久没有得到回答。郑锐彬在心里快把自己骂了个狗血临头,怎么总是在他面前做蠢事的时候,终于得到了特赦。

看着朱正廷脸色苍白的靠在床边,却还是对自己勉强挤出了个笑容,郑锐彬没太好意思在打扰。毕竟是人之常情,只不过是自己心怀鬼胎罢了。

把手里的玻璃杯交到朱正廷手里,郑锐彬仿佛完成了一件大事一般松了口气。深怕在打扰对方休息,便慌忙的逃离了。

廊坊夜里的风很大,窗户关的再好,也还是留有一条缝隙,撞击着,发出“碰碰”的声响。

郑锐彬在空无一人的过道里借着风声,又咳出了几朵白花。

12

察觉到朱正廷在疏远自己的时候,郑锐彬是惊慌的。他以为是自己做了什么出格的举动,惹得仙子再也不想搭理自己。但是看得到乐华众人与之前并无太大差别的举动时,郑锐彬又在心里安慰自己。

再试试吧,说不定事情还有转机呢。

直到朱正廷完全无视自己伸过去的手。郑锐彬的手无力的在空中摆了几下,最后还是拍拍那人的肩膀,又接着抵住了快要咳出声的喉咙。

13

要放弃吗?可是来不及了。

病入膏肓。

有一日外出,想着朱正廷宿舍的几个小孩,郑锐彬还是买了打维他奶送了过去。迎来了范丞丞和Justin的热烈欢迎,却看到朱正廷窝在被子里,一副爱搭不理别来烦我的样子。郑锐彬心里凉了半截。空气突然开始凝固,只听得到朱正廷隐忍的咳嗽声。Justin感到事态不对,忙向范丞丞使了个眼色,把人送了出去。

范丞丞看着有些失魂落魄的郑锐彬,拍拍他的肩膀,“正正哥最近状态不好,对我们也是这样的,你别往心里去”。

郑锐彬挤出一个笑容,道了声“没事儿”,就转身离开了。

春节要到了,哪怕是宿舍里也有人贴了对联,一派喜气洋洋的样子。红红火火的装饰品并没有让郑锐彬的心里好受起来。

他知道自己越来越频发的吐出鲜花意味着什么,但却无能为力。

因为他的解药,正离他越来越远。

郑锐彬突然不想回到自己的寝室了,反正离小组测评越来越近,大家都在勤学苦练。除了一向刻苦的自己。正当他有些痛苦的蹲坐在墙角揪着自己的头发的时候,突然听到了Justin斩钉截铁的声音。

“正正哥…暗恋的人…不行的”

断断续续,似有若无。却是当头棒喝。

朱正廷暗恋的人啊,不是自己,为什么不是自己。

我懂你的心意,懂你的感受。

最重要的是。

我喜欢你啊。

13

低头呢喃,对你的偏爱太过于明目张胆。

在原地打转的小丑伤心不断,空空留遗憾,多难堪又为难。

以前郑锐彬从未如此直接的感受到歌词的魔力,就算是以前百倍认真过的音乐剧,也没有现在看《小半》的歌词来的欲语泪先流。

虽然嗓子里不断传来的咳嗽感,让声音的发挥一天不如一天,但郑锐彬却比任何时候都要努力。有时还会欲盖弥彰的询问同组的成员,确认自己的状态如何,至少不要影响别人。

仿佛是人生最后一首歌唱一般。

14

除夕当晚,任谁都想要放松一下,至少让自己嗨起来,冲淡些对家里的思念。

郑锐彬已经悄悄观察了几天朱正廷,除了脸色不太好之外,似乎一切正常,还可以跟弟弟们插科打诨。他决定好好的多包上几个饺子给大家,这样朱正廷吃到的概率也能大一些。正当郑锐彬跟饺子馅较劲的时候,Justin突然走上前来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“正正哥出去了,你要不要出去看一下”,Justin看似无意的低声在他耳边说到。

郑锐彬抬头向后扫视了一圈,确实没有发现朱正廷的身影,看着Justin有些焦急的神态,觉得事情有些不妥。一边道谢一边将勉强算是一盘的饺子交给师傅,央求他们先给自己煮上一锅。

原来煮饺子也是这么费时的一件事啊,郑锐彬心里有些焦灼的想着。

15

众人还在欢庆,除了乐华几人,没有人发现有两个人从这个场地消失了。

郑锐彬远远的就看见了朱正廷独自一人略带孤寂的身影,突然心里有了莫大的勇气。

你不该经受这些的,朱正廷。

那个出尘如仙,傲世而立,恍若仙子下凡,令人不敢逼视的你,不该如此寂寥。

郑锐彬望着朱正廷的头顶,听见自己轻声问询,要不要吃新年的饺子。还没来得及多劝几句,就被突然飘落的海棠花瓣迷了双眼。

身体再一次比大脑快一步反应,直到手上被覆上一双微凉的手,抬眼看到对方慌乱的眼神。

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?

手腕用力,将人拥入怀抱。抓到了,就不会放你走了。

嗓子里焦灼的感觉,在这一刻似乎都好受了很多。

但仪式还没有完成,王子和王子还没有亲吻彼此。

又咳出了一朵纯白的雏菊。

郑锐彬饱扶住朱正廷肩膀,眼含深情的说到

“我猜这是不治之症,但就想梦想一样,我不愿没有努力过就这么放弃。”

“你愿意给我次机会吗?”

“我喜欢你,朱正廷。积郁成疾,相思成灾。我喜欢你。”

16

唇瓣间传来湿润的触感,将人轻轻含住,紧密的贴合,缓缓的亲吻。慢慢加深,双眼迷离。回过神来朱正廷发现,自己后颈已经被按住,两人贴的更加紧密。

郑锐彬的耳朵传来了天籁之音。

“好巧,我也是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17

“黄明昊你个未成年别看了!”

“范丞丞你也没成年,你就能看啦?”

“别好的不学学这个。”

“好了你小声点等下被正正哥发现了”

 

 

 

 

雏菊:

天真、和平、希望、纯洁的美以及深藏在心底的爱。

海棠花:

温和、美丽。海棠无香,是因为暗恋去了,它怕人闻出心事,所以舍了香。

 

最后胡说八道。

暗恋就是很苦很苦的。

希望学院都能好好的,只要活着好好在生活就是HE了对我来说。生怕周五BE,每天满课还紧赶慢赶,很粗糙,谢谢大家观看。

评论(20)

热度(9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