寒塘渡鹤影

废物本废。没什么文化却想写些东西。

【学院江山】一日情人(一发完结)

Occ预警  除了名字其他都是我瞎编的

非传统AO   微量皇权富贵

天知道我本意是写小甜饼的【摊手



一曲终了,双腿似乎再也不能支撑,一个踉跄朱正廷趴在了地上,他觉得会在掐着这个时候给自己打电话的人,只有黄明昊这个小兔崽子了。

拿起手机,却见到了“广东江门”的来电显示,朱正廷愣了一下,回想自己似乎也没有认识那儿的人又把手机随手扔在了一边。过了一会儿,电话却又响起。朱正廷疑惑的舔舔嘴唇,还是把电话接了起来。

“喂?你好请问是朱正廷学长吗?”电话那头传来少年人清亮的嗓音,朱正廷的喉结动了动,只是小声的“嗯”了一声。对方显得兴奋又羞赧,“学长你好,你终于接电话了我在表演楼的…”

没等对方说完,朱正廷有些不好意思的打断他“要是外卖的话…”

“啊不是的学长,我是15级音乐剧系的学生我叫郑锐彬。嗯…是你今天情人节特别活动的情…啊不是搭档。”

朱正廷有些意外,今天是情人节不错,但是他又没有情人,所以今天跟他有什么关系呢?倒是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…记忆的阀门像是被打开一样,朱正廷突然想起了今天早上拉扯着出门的黄明昊范丞丞两人,还有黄明昊那句“玩的开心哇”,一副玩味的模样。

原来除了讥笑他这只单身狗之外,还在这儿等着他呢。

电话那头又传来声响,外头还春寒料峭,隐约可以听到人呵气的声音,“学长要是不能来的话?还是提前说一声比较好。”说实话,朱正廷从这语气里听出了一丝委屈,但似乎也不是嗔怒于他。

郑锐彬一个人抱着手臂站在表演楼,他倒也不是会轻易发怒的人,更何况这是情人节的AO随机配对活动,对方想来是个Omega,自己本就该让着对方。但这冷风一吹,郑锐彬在心里还是有些埋怨自己。

到底还是不该心软答应自己的好兄弟来参加这个活动,可是人家能在情人节前脱单也是本事。想起对方搂着自己的Omega笑着劝自己,“网络一线牵,珍惜这段缘”的时候,郑锐彬简直是气的牙痒痒。这还没见面就出了这么个幺蛾子,是缘也该是个孽缘吧。

正在郑锐彬在心里不断的腹诽的时候,一个温柔的尾音绕了一圈从他身后和手机里裹挟入耳。

“抱歉,让你久等了。”

郑锐彬被这好听的嗓音腻了一下,转身晃了晃眼,见到一个身量修长的身影向自己走来。

“正廷学长?”

郑锐彬刚把称呼叫出声来,对方就点了点头,飞快的挂了手中的电话向自己跑来。修长的手一把将表演楼的大门拉开,刚往外踏出一步,就皱着眉头拽着郑锐彬的衣袖往建筑里面走。

“你也是个傻的,这么冷的天在外面等。”朱正廷随意的抓了一把自己一路跑下来有些凌乱的头发,抬着眼打量了被自己拉进来的人。长得不错,在外面这么久也没开口骂人,脾气倒也好。朱正廷这么想着,又发现自己没有闻到Alpha的信息素的味道,视线飘到对脖颈后面的腺体。

不错,跟不熟的Omega出来还会主动贴屏蔽贴,看来自己还真约到了一个温柔的Alpha。

郑锐彬被眼前的人盯着感觉有些飘忽,他不太敢直视眼前这个漂亮的Omega,但眼角的余光却不断地在对方因为奔跑有些潮红的脸上。

他可长得真好看。

一时之间两人都没有说话,气氛登时有些尴尬。还是朱正廷先开了口,“要是没什么事,不如陪我练舞吧。”

郑锐彬也觉得自己一直盯着人家不太礼貌,挠了挠头算是同意了这个提议。

郑锐彬在学校读了一年多的音乐剧,声台形表倒也略有了解,只可惜平日里大部分时间都被练声占据,一见这专业舞者的架势,着实被惊艳了一番。

落花绕树疑无影,回雪从风暗有情。

 

一心不可二用,人要是全身心的投入一件事情,便很容易忘却周遭的一切。倘若不是郑锐彬见时间太晚打断了音乐,只怕是朱正廷今天又会略过午饭时间了。

朱正廷倒也没说什么,只是心里有些愧疚,虽说不是自己主动要参加的活动,但把人大清早约出来又晾在一旁,实在也说不过去。正想说要请客今天的午饭,就听到郑锐彬开口了。

“正廷学长,你刚刚跳的实在是太好了,可是时间不早了,午饭不吃对身体不好。”

朱正廷弯了弯眼角,看着郑锐彬略带局促的表情又起了逗人的心思,故意板起脸来“你也别叫我学长了,人都叫老了”

郑锐彬听了连忙摆手,想要开口解释,又瞧见眼前这个精致的Omega转身拿起了自己的外套径直向外走去。慌乱之中,郑锐彬一个箭步上去,一把抓住了朱正廷的手腕。

朱正廷回过头来,见到这人这幅神情,哪还露得出生气的表情,赶紧出声转移话题“那行,咱们中午吃什么呀?”

这个礼貌的Alpha先行一步推开了舞蹈室的门,领着人往外走去。

“正廷你有什么想吃的吗?”

朱正廷盯着被拉着的手腕,脸上有些发烫,但他没有怎么放在心上,不过是刚才跳舞累了而已。正想着,便有些晃神,被人轻声唤了几声才回过神来。还没来得及解释什么,手腕暴露在空气里,凉了一下,而一个身着黑色长羽绒的身影却离自己近了很多。眼前突然出现一张俊朗的脸,他垂眼帮自己把外套的扣子扣好,又摘下了脖子上的围巾绕在了自己身上。这围巾还粘着对方的体温,一股薄荷被包裹在木头里的味道,这味道在冬日里显得有些寒冷,但却把朱正廷的脸烫的越发红了起来。

做好一切,郑锐彬抬眼看了看眼前的人脸色绯红,手还不住得想把围巾扯松一些,赶紧制止了对方。

“别摘了,外面还冷。你刚运动完,受凉就不好了”

见对方顺从的点了头,但神色依旧有些慌乱,便以为他正在为吃什么而烦恼。郑锐彬挠了挠自己的头,“那我带你去吃肠粉吧,我保证那是我们学校附近最正宗的广东肠粉。”

朱正廷刚出表演大楼就被风吹的都有些迷糊,心里默默地感激着走在自己身后半步之远的郑锐彬,自然没有出声反对。

两人出了校门,往巷子里拐了几道,巷子末尾有家门店,破旧的招牌写着广东肠粉。进了店,整齐干净的桌椅,倒是让朱正廷新生了几分好感。都过了饭点的时间,里面还是满满的坐了好些人。郑锐彬从背后虚搂着朱正廷走的角落靠窗的位置,落座后又挪了挪,帮人挡住了不断进出的人带来的冷风。

菜单夹在桌面的玻璃下面,虽说是叫肠粉店,但其他种类的饭菜亦有不少。朱正廷一时犯了难,摇摆不定之时又听到对面的郑锐彬熟练的与老板打起了招呼。

“第一次见你带人嚟食饭喔。”

“他没去过广东,带他尝尝鲜。”

朱正廷将视线从菜单上移开,一只手撑着下巴,一只手轻轻在桌子上点着,他望着郑锐彬只是笑着没说话。郑锐彬回答完老板的话,躲开那玩味的眼神,发现朱正廷依旧看着自己没有别的动作。迎着朱正廷的笑颜,郑锐彬想了想还是低头帮他点了一个加肉加蛋的肠粉,又给自己点了一个炒米粉。

没吃过的人自热是从头到尾双手双脚的赞成,只是在老板转身后对着郑锐彬小声说道。

“你说带我来吃肠粉,怎么自己点了个别的?”

郑锐彬伸手抽了张纸,托起朱正廷的手肘擦了擦玻璃,“要是点错了,你不喜欢,这不也还有改的机会吗。”

“那我要是喜欢呢?”

郑锐彬擦桌子的手还没有伸到另一边,朱正廷就乖乖的把手抬了起来。

“要是喜欢...那只能等以后再来了。”

 

两人直到出了餐厅也没再说话。

下午的阳光照的人有些困倦,朱正廷突然没了要回去练舞的兴致,他想跟郑锐彬在校园里安静的压会儿马路。哪怕树上还是空枝,但青鸟翔嬉其间,也别有几分意境。

气氛正好,但郑锐彬已经困扰了很久,朱正廷这么优秀又好看的Omega,怎么还会缺少追求者呢。心里虽然忐忑,但终究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。

“正廷怎么会参加这样的活动?”

朱正廷微微侧过头去,他看郑锐彬似乎已经纠结了好久,终于还是问了出来。

“没啥,就是一个小兔崽子闹着玩的。”

看着朱正廷的神情,郑锐彬心里有了计较,想来也是个凑数的。郑锐彬又要忍不住挠头了,朱正廷却赶在他之前先开了口。

“你该不是烦了吧...要是...”

“不是的,正廷。”见眼前这人似要离开的样子,郑锐彬赶紧开口解释道,“我是怕你不情愿...”

朱正廷丢下一句“我还以为我俩已经有点默契了呢”,就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去。脚步一直不停,倒是耳朵被染的通红。

被留着原地的人愣了几秒,见距离拉开,赶紧追了上去捉着对方的手腕。

“你别生气了...”

话音未落,又听见自己的铃声响起。

那人挣了一下,没挣开,就由着郑锐彬把自己的手腕攥得紧紧的。

郑锐彬应和了两句,就看向朱正廷,眼睛亮晶晶的,有点微笑天使。朱正廷被看的耳朵更加红了,感觉移开自己的视线,似乎在认真观察整洁的路面。

终于等到郑锐彬把电话挂断了,朱正廷还没来得及开口,就听到郑锐彬热情年青的声音冲向自己。

“朱正廷去看我的音乐剧排练吗?”

 

同为艺术院校的学生,朱正廷也在学校的晚会上看过音乐剧的表演,他却也没这么专心过。

那个刚刚还会被躲开自己视线悄悄红了耳朵的人,突然摇身一变成了全场的焦点,朱正廷发觉自己几乎陷入那个人的气场。

被包围,被侵入,被击溃。

郑锐彬向来不是一个安静看歌词本的人,脚下踏着节拍,上半身也进入了表演的状态。若不是眼神一直飘向坐在角落里那人,大概谁也不会怀疑他对表演的投入。

这不是第一次排练,带队的学长只是拍了拍郑锐彬的肩膀,郑锐彬也不像以往那般陪着学长和其他的人讨论,径直走向朱正廷。

朱正廷也没起身,拍了拍自己身边的椅子,又递给他一瓶矿泉水。

“刚唱完歌,这柠檬茶就不给你啦。”

郑锐彬顺势坐下,拧开水猛地灌了几口。朱正廷自觉盯着一个Alpha的喉结似乎不太好,低头搓着自己的裤腿。

“你唱的真好”,仔细一听,倒是带了几分委屈。

听到这话郑锐彬倒是慌乱了一下,他不大概猜到自己做错了什么,就连听到了夸奖也没了欣喜的反应。他伸出手在朱正廷的头上揉了揉,挪开时却不小心按到了对方的后颈的腺体。

朱正廷顿时呼吸一滞,他猛地抬起头来瞪了郑锐彬一眼,手上动作也没停,一拳打在对方的肩头,被毫不躲闪的接受后又故意扑上去揉乱了他的头发。小小的报复了一下之后,对上那无辜的眼神又自己慌忙败下阵来。

在又瞪了郑锐彬一眼之后,朱正廷赶紧起身往外走去。郑锐彬倒也懂得一些Omega的私事,心里暗骂了自己一句,没有不识趣的追上去。但却在朱正廷从自己面前经过后,也隐约闻到了一股若有若‎无,茫然又幽‎静的香气。

被走廊里的冷风吹了吹,朱正廷才恍惚的察觉自己身体先前的燥热,但他想着郑锐彬后颈贴着的屏蔽贴,觉得这点微小的信息素大概起不了什么波澜,便没有放在心上。

如果他知道自己几个小时之后会跟郑锐彬吻得难解难分,估计就不会这么淡定的靠在走廊里吹风了。

又过了一会儿,郑锐彬拿着他的手机也从教室里走了出来,朱正廷刚接过来就听黄明昊八卦的声音。电话那头说自己和范丞丞都为了给对方惊喜定了烛光晚餐,为了不浪费就顺便请朱正廷去吃一顿。朱正廷一边与人斗嘴,眼睛却不由自主的看向对面那个微微背过身去的人。他脱去了外面厚重的冬衣,里面只穿了一件短袖,在都是人的房间里有些热了,便把袖口卷上去,手臂上的线条明晰而优美。

直到他被人先挂了电话,也没能把自己的视线移开。朱正廷决定回去在跟这个小兔崽子算账,先把去把这顿饭吃了再说。

他拍了拍郑锐彬的肩膀,触碰到对方有些凉的胳膊,还没指责对方就被拉着进了教室。猜到对方大概是要对自己不穿外套出门的行为进行说教,朱正廷先发制人,戳了戳对方的手臂,又伸回来抱在胸前,挑衅的看了对方一眼。

“正廷…”,两个字在郑锐彬的喉咙里绕了一圈,却把朱正廷的心缠的死死的。

刚想说些什么来为自己辩护,正在排练的人突然爆发了巨大的笑声。但朱正廷有心要和郑锐彬说些什么,没有回头,反而更加靠近对方,几乎挂在了对方背上。

“好了这事咱俩谁也别指责谁。等下有免费的晚餐,去吗?”

郑锐彬隔着一层不算厚的布料,就这么直愣愣的接触了陌生的体温,心里暗叫一声不好。也没再管身后热闹的人群,也没注意朱正廷说了什么,只是随意的应了声,就伸手把背上的人半搂着揽到了身边的座位上。

被人换了姿势的朱正廷也没多想,倒是怕郑锐彬误会自己带他去吃饭的本意,半靠在他身上将事情从头到尾的叙述了一遍。

看着眼前这个愤愤不平的人,郑锐彬感到了一丝啼笑皆非,但还是很给面子的赞同了他的提议。又趁着人不注意,抬手按了按后颈因为汗水和活动起皱的屏蔽贴。

那家店离学校挺远的,不过情人节讲究的就是一个气氛,这些都算不得是什么问题。临近出门的前,相熟的朋友打趣他们可以骑共享单车过去,被郑锐彬得住一顿打。朱正廷笑着刚想拿出手机打车,那人却回过头来高声阻止了他。

“正廷,你别打车了。我都约好了已经。”

 

黄明昊虽然被朱正廷认定为“不靠谱”的小屁孩,但是情人节嘛。

红酒玫瑰爵士乐。

两人一路过来,被车里的音乐钩起了交谈的兴趣。若是白天还是半生不熟的陌生人,现在便是交谈甚欢,一时之间气氛倒是好得不得了。什么食物囫囵下肚一概不知,不知是在环境还是什么别的因素的作用下,更是牛饮一般喝下许多红酒。反正一个Alpha和一个Omega两个小情人约会,那会有不识趣的人上前指着呢。

空气中猛然弥散出一股橘子的酸味,还没来得及引起谁的注意,又被一阵木质所包裹,显得稳重又清爽。

虽然这股气味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,但是朱正廷不是别人,他隐约觉得这个味道有些熟悉,像是闻过。他拿起红酒杯晃了晃,酒杯倒映里的自己双颊绯红,抿一口身体的燥热又更盛一分。

那股似有若无的橙花的酸与白花的甜,就这么丝丝入扣的纠缠在一起,就连杯中浓郁的酒香也不能产生任何干扰。

郑锐彬其实并不太喜欢吃甜食,但看着朱正廷举着勺子一口一口,优雅而兴奋地把饭后甜点吃掉的时候,他也从这幸福的表情中品尝到了一股淡雅的甜味。不是千辛万苦的来的蔗糖,也不是工业快速生产的糖精,就是随和的、干净的,能代表爱意的甜。

最后是郑锐彬揽着朱正廷的腰往车上走的,一个有责任心的Alpha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任一个醉酒的Omega独自上车的。开车的司机是个Beta,显然是见多识广的样子,他从车的后视镜里看了眼两人,直接开口就问酒店的名字。

好歹还有一个清醒的,想着还是把人送回寝室比较好,郑锐彬拍拍朱正廷的脸,想要询问他住在那个校区。没想到朱正廷只觉得车上的暖气太旺,烧得他浑身发烫,一接触到还有些微凉的手,就把脸凑了过去,还轻轻的蹭了蹭。这下可把这个纯情的Alpha给吓坏了,他想赶紧把手拿开,但又忍不住在这人脸上摩挲了一番。

司机大哥把车开出了一段距离,还是没有等到回答,就又问了一边,只听见后面抱着人的Alpha支支吾吾不知道在说些什么。等红绿灯的当口他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,只见到那个本来被抱在腿上的Omega已经坐了起来,正揽着他旁边的Alpha的脖子不停的往上凑。司机大哥了然的点点头,没想到这个Alpha看起来一脸正气,却做出这种事情,当即把视线挪开,方向盘一打,往郊外开去。

刚开始朱正廷要起身的时候,郑锐彬以为他这么趴着胃不舒服,就赶紧把人扶了起来。没想到这人直接往玻璃上贴过去,郑锐彬伸手抵在窗户上,总算没磕着脑袋。

可是朱正廷觉得热啊,玻璃上的凉意让他觉得舒服,但一只手总是打扰他,便不耐烦的想要推开。伸手抓住时,又闻到了那股被木质中和的酸味,在这个时候显得格外清凉,充满着诱惑力。他的太阳穴热得胀痛,不耐烦扯了扯上衣的领子。

车里一直弥漫的清新的酸铃兰被绿叶玫瑰代替,突然多了些成熟的魅力。郑锐彬在迟钝也知道这是朱正廷的信息素的味道了,他拥着朱正廷的头往自己肩膀上靠去,又用手探了探,只触到一层薄汗。

“正廷?正廷?对不起我该拦着点你的。”

可是朱正廷已经听不到他的声音了,那股清冽的味道似乎可以酸凉提神,让人上瘾。原本还在意犹未尽的他,突然被人带到了气味最浓烈的地方,刺激的让人打了个激灵。他闭着眼睛,慢慢的伸出手抱住这个Alpha的肩膀,一寸一寸的用手慢慢摸索什么。

郑锐彬本来也没有多清醒,作为一个正常的Alpha被一个Omega在身上肆意的探寻,是很难保持冷静的。

“正廷…”话还没说完,郑锐彬就感到后颈一阵撕扯的刺痛,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想伸手阻止的时候,就看到眼前一个肉色的矩形胶带被人扔了出去。

甘甜与清冽在狭小而温暖的空间里不断发酵,糅合,司机大哥离开时那清新剂喷了好久才勉强能载第二波乘客。

“正廷,你身上没有抑制剂吗?谁用的都可以…”

郑锐彬在自己身上没找到任何东西,想去朱正廷身上找的时候,他俩已经从车上下来,在一家偏僻的酒店门口吻得难解难分了。


请大家排队上车

石墨diss我,随缘吧我真的尽力了


筋疲力尽的两人抵足相拥,但郑锐彬还是强撑着困意看了眼放在床头的手机。

时间已经到了4月15日。

他们的一日情人,结束了。

 

如果说梦是反的。

那幸福的梦呢?

 

 

 

 

 

关于两人气味:

临时起意选的气味,感觉香水的描述与我的人设挺符合的就用了。

小垃圾本垃并不懂,啥都是百度和我臆想的。

 

彬彬:爱马仕橘绿之泉

正正:缪缪同名miumiu



评论(28)

热度(92)

  1. 檬板椛柾寒塘渡鹤影 转载了此文字